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[我们一对恩爱夫妻的交换][作者:不详]

[我们一对恩爱夫妻的交换][作者:不详]

我们结婚有10年了,儿子也有8岁了,一个幸福的3口之家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我们婚姻的生活从开始的激情到有了孩子后的兴奋,渐渐的再到后来的平淡无味。10年啊,听起来是那么的漫长,然而感觉却又是那么的短暂。我们从风华正茂的青年,转眼之间就要步入不惑之年的中年了,时间洗刷着一切,留给我们的却是历经岁月的痕迹。我们不再年轻,不再拥有激情,剩下的只是公式化的生活程式,家—单位—家。内容也只是一成不变的:老人、孩子、柴米油盐酱醋茶。曾经让我们希冀的两性生活也失去了往日的精彩,就好像每日必吃的一日三餐,索然无味,然而又不得不吃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视觉疲劳吧!在床上,我们就像两个熟悉的陌生人一样,机械的不带任何欲望的运动着,仿佛儿子在完成老师交给的作业一样,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情愿,又不能不去完成。这也许就是生活吧!不能否认,在这平淡的日子里,我们双方都不能避免的开始了一些小动作。其实,我们互相都能感觉得到。虽然都掩饰的很好,但毕竟是10年夫妻了,一些细微的不易察觉的变化互相都能体察得到的,只是为了家庭,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而已。具体发展到什么阶段了,也就各自心里清楚,没有人提及,也没有人阻拦。不过,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的周日下午,我们坐在家中喝茶,似有若无的闲聊。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,我们谈到了目前的生活状态。没想到我们都是那么的坦率,那么的认真,就好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我们足足谈了4个小时。回顾了我们10年的生活,最后我们得出一致的结论,我们需要改善自己的婚姻生活,需要找回一些过去的激情,哪怕就是那么一点点也好呀!我们商定星期一都请假不去上班了,把孩子送到学校后,我们就开车去郊区的一个温泉度假村,洗个温泉,放松放松,好好享受一下俩个人的空间。星期一,一切如计划中的一样,接近中午时分,我们赶到了位于郊区的温泉度假村,随意吃了顿午饭,我们开好了房间。客房是连体别墅式样的,平房,一室一厅,后院是一个半露天的温泉池,很大,足可以容纳下4个人泡温泉,四周是高高的围墙。也许是星期一的缘故,人很少的。感觉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安静、温馨。我们脱光了衣服,泡到温泉中,眯起眼睛,惬意的享受着身体被温暖的泉水抚摸着的舒适感觉。我睁开眼睛,看着泡在池水中裸体的妻子,好久没有这么认真地看她了。她的身体有些发福了,由于生育过,小腹也有了些许的赘肉,岁月不饶人呀!不过,让我欣慰的是,妻子的皮肤还像过去一样白皙,乳房和臀部虽然有些下垂,但还是保持相当的丰满,妻子身高1米65,体重120斤,典型的已婚妇女的身材。我再次眯起眼睛,想细细品味一下眼前的一丝不挂的妻子。妻子正躺在池水中闭目养神,似乎是察觉到我正在看她,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看到我正看着她出神,微微的笑着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坏意说:“想什么呢?”我睁大眼睛直视着她,轻声地说道:“做爱!”“就知道你在想做坏事!”妻子同样轻声的娇嗔道。我嘿嘿了两声,感觉身体的下部有了一些反应,阴茎渐渐得硬了起来。说实话,结婚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俩人如此同浴。妻子感觉到了我的变化,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我已经精神的小弟弟,微笑着!沉默了一下,也就几秒钟吧,妻子爬到我的身边,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两眼有些光亮,用只有我们俩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哎!老公!咱俩在水里做吧,还从没在水里做过呢,一定很刺激的!”我什么话也没说,微笑着看着她,看见她的面庞微微泛起红晕。我低下头,用手托起她的乳房,不知不觉两片嘴唇含住一粒大大的乳头允吸起来。经过热热的温泉水的浸泡,感觉妻子乳房已经发涨,皮肤也是红了许多,不!应该是粉嫩了许多。

  我贪婪的允吸着因为哺乳过而变大的乳头,看到她的乳晕慢慢涨红,我一边允吸,一边用手揉捏着另一个乳房。一会儿的功夫,妻子有了感觉,发出了轻声的呻吟“哦!哦!哦……!”我亲吻着,允吸着曾经那么熟悉的身体。妻子动情了,不知不觉中,两腿在水中跨骑在我的身上,双手搂着我的头,嘴唇在我的耳边呢喃道:“老公!我要!”紧接着,她不由分说一只手伸入水中,一把抓住我兴奋已久的阴茎,身体稍稍一抬,继而用力往下一坐,把我的阴茎连根送入她的体内,同时我听到妻子压低声音的一声惊呼:“噢!我的天哪!”可能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,也怕别人听到,妻子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声音。此时,我已经感觉到妻子完全动情了,她已经闭上了眼睛,很默契,也很熟练的上下运动,两个丰满的乳房在我眼前以及嘴边随着她的运动上下跳动着。我真实的感觉到那久违了的兴奋充满着全身,温暖的泉水包围着我们,整个下半身没在水中,我用双肘撑在池边的台阶上,让上半身浮出水面,双腿踩在池底,努力迎接着妻子每一次用力的撞击。“啊!啊!啊!……”妻子在享受这难得的欢愉的同时也不断发出熟悉的让人兴奋的呻吟。不过,此时的妻子依旧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音量,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那可以随意的环境里。我已经有点飘飘然了,以至忘乎所以。管他妈的呢,反正没人认识我们,夫妻俩做爱谁又能管的着,心里这么想着!随即对老婆轻声说道:“宝贝儿,大点声,大点声!”妻子受到了鼓励,也可能是压抑了很久的快感再一次难得的降临,她无所顾忌的将声音从喉咙深处,不,是内心深处本能的发泄出来。“噢!噢!噢!……”妻子开始大声的呻吟,这么大的音量在我们10年的婚姻生活中还是第一次听到,她已经将一切置之度外了。妻子呻吟的节奏越来越快,渐渐的动作也越来越快,而且一次比一次有力!我知道妻子的高潮就要来临。我也感到自己积蓄已久的力量想要在这美好的时刻爆发出来。“啪!啪!啪!……”两个肉体接触时发出的清脆的接合声混杂着俩人忘乎所以的叫喊声,编织成了一曲优美动听的旋律不断飘进耳朵,敲打着耳膜,刺激着神经。我仿佛受到一股强大力量的驱使,配合着妻子上下运动的节奏,在妻子的体内用力的抽插,一池温暖的泉水在我们的影响下也变得欢快起来,在我们身体的周围不断的掀起小小的浪花。与此同时,我张开了嘴,一口叼住了在我眼前不断晃动的一粒直挺挺的大乳头,疯狂的允吸起来。两粒乳头被我彼此交换用力的允吸着。在她快要达到顶峰的时候,我用牙齿轻轻的轻轻的咬她的乳头。“啊!老公,我不行了!”妻子一声大叫,我也感到体内深处一股原始的力量即将喷涌而出。

  我加快了在她体内抽插的节奏,并且加大了力度。没过多久,伴随着我们一阵忘情的呼喊声,一股激动人心的电流穿越了我们的肉体,我们再一次体验到了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的共同达到高潮后的快感。妻子抱着我的头,伏在我的身体上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但是,我们的身体没有彼此离开,我的阴茎依旧停留在她的体内,也就半分钟左右,我看见一股浓稠的白色的液体从我们身体的结合处漂流出来,慢慢的散去,渐渐的融化在了温暖的池水中。没一会儿,妻子示意让我坐在池边,我慢慢的把阴茎从她的体内拔出,她轻声的“哦!”了一声。我起身坐在池边,涨红的阴茎也随即浮出了水面。奇怪,此时的阴茎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,显得有些疲软,但是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退却并且萎缩,反而依旧保持原先的长度,仿佛在喘息的同时随时等待着它的主人的召唤。妻子也察觉到了这个细微的变化,显得十分兴奋。突然,妻子面对着我蹲入水中,双手抓着我的阴茎,用嘴含住,开始给我口交了。说实话,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,妻子的口交技术已经练就得相当不错了。然而,此时、此刻、此地、此景,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莫名的兴奋。妻子不断的变换着口交的技巧,我也注意到了妻子没入水中的身体有了轻微的颤抖。大约10分钟过后,我的阴茎又昂扬的挺立在妻子的眼前。忽然,妻子从水池中窜立起来,飞快的跑进房间,在我还没完全回过味的时候,她已经拿着淋浴湿室里的大浴巾走了出来。多年的默契,让我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图,我们相视一笑,看着她把浴巾铺在了池边,我从池水中走出来,站在池边。我们没有言语,默默的进行着。也许,现在任何的只言片语都是多余的。妻子铺好浴巾,背对着我,跪在浴巾上,双手撑地,毫无羞涩的高高的抬起臀部,将她丰美的草地展现在我的眼前,仿佛猎物在等待着猎人疯狂的掠夺!也仿佛是在向我做着诱惑性的挑逗。我单膝跪在她的身后,一只手扶住她丰腴的臀部,往下按了按,她随即调整了一下姿势,将腰塌了下去,现在位置正好。我的另一只手握着我那再次昂扬起斗志的阴茎,对准她的已经因湿润而微微张开的桃源洞口,轻轻将腰部往前一送,“嗞!”,整个阴茎完全进入妻子的体内,听到妻子一声低沉的呻吟:“嗯!”,接下来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夫妻大战,在妻子达到高潮之后的胡言乱语中,我也一泄如注。如此的痛快!好像是很久以前的记忆了,现在感觉历久弥新。妻子无力的瘫倒在浴巾上,仿佛还在回味刚才的精彩。我也浑身无劲,阴茎已经无可奈何的耷拉了下来,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萎缩了。稍事休息,我们一起泡了会儿温泉就起身回到房间,冲了个澡,相拥躺在了床上。真的感觉有些累了,同时也感觉有些困倦。

  可是,一躺在床上又好像无法马上入睡,我们就相拥着,在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之间,用一种梦呓般的声音回顾着刚刚过去的精彩片断,期待着在混沌中慢慢进入梦乡。突然,我鬼使神差般的冒出了一句话:“这么好的环境,刚才要是再有一对夫妻和我们一起玩的话,那就更完美了!”此话一出口,我就立即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一个激灵,困意全无。然而,说出去的话,犹如泼出去的水,无法收回。我想,等待我的将是妻子一顿无情的斥责。我愣在那里,哑口无言,感觉时间和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。然而,妻子没有任何的动静,也没有说话。不知过了多久,妻子转过脸来,打破了眼前的安静,用一种十分温柔而且祥和的口吻对我说道:“你真的那么想?”,我睁大了眼睛,冲她点了点头。出乎意料的是,她笑了。“你是想玩夫妻交换的游戏?”妻子略带娇媚的口吻说了一句,我答道:“有那么点想法,就在刚才!”,又是一个微笑,略带一点点笑声。妻子缓慢的说道:“我不反对呀!”这回轮到我无语了,我噌的坐了起来,郑重其事的说:“真的?”,妻子望着我,眼神肯定的点了点头。哈哈,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,心中不免一阵暗喜!别人费尽口舌也没得到的,我竟然如此轻易地获取了。此时此刻,我竟然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一切了!我们睡意全无,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,我们聊了很多,也谈了各自对此事的看法,最后取得了意见上的统一,当然,也订了几条规矩。在不影响家庭的情况下,我们可以寻找有同样想法的夫妻一起享受性爱的快乐;对方必须是有正当职业的真夫妻,或者多年相交的情侣;必须身体健康;在确认对方身体健康的情况下,可以不戴套套;而且不反对四人在一起玩。说着说着,一种无名的兴奋袭上了我们的心头,不知不觉中我的阴茎又涨大起来……接下来当然就是又一场銮战了。日下西头,我们起身回家,带着一种憧憬汇入到了车流人海之中。我们都期待着迎接生活中新的一页就此打开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们一直默默无语。但是,我知道我们俩人现在都是心潮起伏,思绪万千,不知道前面等着我们的将是一个怎样的景象。经过一天温泉里的放纵,我们又回到了那熟悉而又枯燥的现实生活中来,扮演着属于我们各自的那份角色。到学校接上孩子,回到家中,例行公事一样吃完饭,看着儿子学习,安顿他睡觉,我们也回到温暖而舒适的床上。倚在床头,我看着报纸,妻子看着书。往常我们会随便瞎聊几句琐事、见闻,然而今天却都沉默无语了。

  我随意翻着当天的报纸,满篇的文字我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,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觉得脑子里乱乱的,没有一点头绪。最终,还是我打破了沉默,我转头对妻子问道:“你觉得行吗?”妻子好像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。或许她现在也和我一样,头脑纷乱,看书只是一个幌子而已。妻子放下手中的书,看了看我,又眨了眨眼睛,稍微思索了一下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!”“那你想吗?”我接着问道,“嗯……,怎么说呢?有点想,但又害怕!”“怕什么?”我问她,其实我心里又何尝不是有点担心呢?妻子想了想,这时我看到她不再像少女般柔嫩的脸庞上泛起了些许淡淡的红晕,轻声地答道:“我也说不清楚!”是啊!“害怕”多么简单明了的两个字呀,然而此时此刻,这两个字所包含的内容却又是那么的丰富,让人说不清、道不明,又仿佛像一个铅坠压在心头,感觉沉甸甸的。难道十年风雨同舟的经历,就这样会被欲望的战车轻易的碾碎吗?不知道!不知道!我实在是不知道!不过,有一点我是清楚的,那就是在我们的心中有一扇大门,我们都想打开它,想看看门的后面是怎样的一个世界,期盼着门后能够飘来一缕明媚的阳光驱散目前仿佛阴云笼罩的生活。沉思良久,我再次打破了沉默,“你觉得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做?”“你说呢?”妻子这次没有思考,直接说道。“要不咱们试试?”又一次沉默,稍许妻子说道:“先找找看吧,你说呢?”“行!”当得到妻子的首肯后,我怀着激动而又兴奋的心情回答。我随手把报纸扔在了床边的地上,坐了起来,问道:“咱们怎么找?你找还是我找?”妻子微微一笑,这是她今天晚上第一次路出笑容,面含羞涩的娇嗔道:“这是你们男人的事,问我干吗?我不好意思做这事!”说完,放下手中的书,转身睡了。嘿!明明是两个人的事,怎么就成了我一个人的事了?心里这么想,但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起身,关上灯,在黑暗中,望着已经睡觉的妻子,我又笑了。虽然是笑,但同时一种复杂的心情也涌上了心头。管它呢,先睡吧,不管怎么说,今天还是有了意外的收获。累了,真的累了!几次有如少年般的放纵,搞得我们筋疲力尽。带着我们对明天即将展开新的一页的美好愿望,进入了梦乡,这一晚我们都睡得很沉,很香。第二天,如同往常一样,急急忙忙赶到了单位。但是,心中感到了一丝的清新与舒畅。我迈着轻快的脚步,走进了办公室,随即就打开了电脑。要在平时,我肯定是要先沏上一杯酽茶,打开报纸,磨蹭半天的。上网,查询,我一连串熟练的操作。很快,我就搜索到一堆相关的信息,没想到,竟然是这么容易。利用工作的闲暇之余,我筛选了众多的相关信息。没费什么劲儿,就找到了我们同城的夫妻交友的QQ群。没想到啊,竟然有这么多人都有如此的爱好?但是,哪些是真的?哪些是假的呢?看来还要经历一段细致的工作呀!不管它,既然走上了这条路,就接着走吧!管它是好是坏呢,先试试再说。我立刻给群的管理发了信息,表明了我们是一对真诚的夫妻,想尝试结交其他的夫妻朋友。一阵漫长的等待,很运气,管理给我回复了。

  我们聊了起来,对方在确认了我的诚意后,要求我给他发一张我们夫妻的合影,我随即给他发了一张存在电脑里的我们的合影照片。很简单,他通过了我的请求,并嘱咐了几句需要注意的问题。我这个兴奋呀,难以言表,但同时,我也感到了十分的紧张,毕竟是人生的第一次呀。我感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,呼吸急促,满脸潮红,连端着茶杯的手都有些发抖了。然而,一种巨大力量的推动以及自身欲望的驱使,使我忘却了其他的一切。群里的人还真不少,可是在线的不多。我急不可待的查看每个朋友的资料,呵呵,写什么的都有,真是有意思。我稍微定了定神,用飞快的速度给每一位在线或不在线的朋友发出了交友信息。我怀着十分期待的心情,等待他们的回复!很快,就有了回音,我热烈的和他们聊了起来。至于聊的内容嘛,我想大家都是经历过了,无非是双方的年龄、身高、长相什么的,当然,还说了各自对交换的想法。但是,聊了半天,我发现真诚的并且符合我们要求的人好像并不多。其实,到目前为止,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样条件的人是符合我们的要求,我只是凭着一种直观的感觉在和他们聊着,心情是十分的紧张,但是装的却是很随意的样子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,然而却没有什么结果,让我这颗热烈而又积极的心感到怅然所失。此刻,有几个20来岁的毛头小伙不断给我发信息,并且让我给他们发照片,这是哪儿跟哪儿呀?我有些愤懑了!这么小的年纪,毛长齐了吗?跑到这里来混,怎么可能是夫妻呢?后来才知道,这些小孩是到这里找夫妻玩三人行的,可是我们不想。我没有理他们,喝着茶,忙着手中的工作,同时也是在静静的等待。大约一个小时过后,我听到电脑发出了“咚!咚!咚!”的仿佛是敲门的声音,我知道有人上线了。我没有抬眼看,依旧忙着工作。突然,“滴!滴!滴!”桌上的电脑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,有人给我发信息了,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电脑的屏幕,刚刚上线的朋友(以下我简称A君)通过群里的私聊给我发了信息,我随即放下工作,用鼠标一点,一行短字映入眼帘:“你是新来的吧?”我立即查看了他的资料,比我小2岁,不错!直觉告诉我,这个人合适。我马上回复:“嗯!今天刚来的”,接下来,我们攀谈了起来。一开始,重复着先前提到的内容,聊着聊着,气氛活跃了起来,我们互相了解了对方的情况和想法,感到熟悉了很多,言语也放开了,甚至可以说是直截了当,我知道了他们已经是很有经验了。

  “你有视频吗?”他突然问道,我说:“没有,我在单位,没有视频”,“那你们有照片吗?”,又是要照片?我随即反问道:“你们有吗?”,“我们有视频,如果你给我们发照片,我可以给你看我们的视频”。啊?!好呀!好呀!我的大脑立即兴奋了,心情也紧张了起来。这是真的吗?难道说,昨天的许多幻想即将变成现实?脑子在飞快的运转着,可是手却没有停,我在电脑中找到自认为是俩人拍的最好的合影给他发了过去。很快,对方打开了视频,我看到了一个和我年龄相仿,显得很精干的男人,“看到了吗?”他问道,“看到了,看到了”我连忙回答,感觉自己兴奋不已,甚至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“想看看我妻子吗?”他问,“想啊!”我不假思索的回答。呵呵,谁不想呢?聊了半天,不就是在等这个么。少顷,A君的妻子做到了屏幕前,一个丰满的女人,我感觉比我的妻子要丰满一些。我激动着睁大了眼睛,生怕漏了任何的点滴,我贪婪的,现在想来当时确实是贪婪的把她看了一遍。妈的,这个视频窗口怎么这么小呀,谁发明的?就不能发明个大的窗口吗?我心中暗暗的骂道。视频中的女人显得成熟而沉稳,“感觉还行吗?”,对方说话了,嘿嘿!这是平生第一次带着不可告人的明确目的审视着对方。说心里话,我还是比较喜欢丰满一点的女人,视频中的她,确实也符合我的审美要求。我说:“行,挺不错的!”。接着,我就和A君的妻子聊了起来,聊的内容,我就保密了,实在不方便在这里叙述。大约一刻钟左右,A君回到了屏幕前,打断了我们的谈话,“我们你已经看到了”,A君说道,“是,是”我连忙说道,A君接着说:“你们的照片我们也看到了,感觉也不错,你回家和太太商量一下吧,毕竟你们是新人的,你们自己先沟通好了,明天再联系吧!”,“好,好!”我慌慌张张的回答,感觉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,意犹未尽!第一次的聊天就这样结束了。下了班,我飞快的开着车,在下班拥堵的交通中窜着,全没了过去对交通拥堵的满腹牢骚,只想着快点到家。回到家中,妻子已经接完孩子回来了,看到我有点汗颜的脸庞,稍稍有些吃惊。怎么出汗了呢?不像我的风格呀!妻子好像明白了点什么,对我使了个眼神,我立刻明白了。

  妻子什么也没问,我们如往常一样,按部就班的忙完了一切。上到床上,我一五一十的把今天的过程给她描述了一下,妻子认真地听着,时不时的脸上泛起了似曾相识的红晕。在我说到我的一些坏坏的想法时,妻子红着脸,低下了头,不再看我。她羞涩了,这是多么熟悉的神态,10年前我是多么的熟悉它呀,然而10年的光阴流转,让我对它又是那么的陌生了,我感到现在仿佛又捡到了一件我曾经失落的东西。我有些激亢了,我瞪着眼睛,看着妻子,妻子依旧低着头,没有看我,我能感觉到她的脸有些烫。片刻的沉默,我突然爆发了,两只手有些粗暴的绝对是熟练的扯掉了妻子的睡衣,妻子有点吃惊的看着我“你要干吗?”还没等妻子话音完全出口,我已经把她剥得精光。干吗?这还要问吗?夫妻俩在床上能干吗?我用力的把她翻过身,妻子背冲着我,趴在了床上。在我近似粗暴的动作中,她竟然能够飞快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,夫妻毕竟是夫妻呀,能够分秒不差的达到和谐统一。我举起已经坚挺的阴茎,对准她的隐秘洞口,嗞!阴茎整个没入,“啊!!!”妻子大叫了一声,脑袋一沉,倒在了枕头上,不知道隔壁的儿子是否听到了。我操!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,妻子的阴道居然如此的润滑,让我没有料到。难道说,她刚才已经心猿意马了?我没顾着多想,继续着我的动作。我双手伸到妻子的胸前,握住我曾经无数次握着过的乳房,大力的揉捏着。我伏在她的背上,发泄似的在她体内抽插着,“啊!啊!啊!……”从我进入她的体内开始,妻子就没有停止过她的呻吟。一阵激烈的短兵相接,在我们又一次的呼喊当中同时达到了我们已经久违了的高潮。稍事了休息,妻子无力的嗔道:“你今天是怎么了?”怎么了?这还用问?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我嘿嘿一笑,妻子看到我有些不怀好意的笑脸,用拳头轻轻打了我一下,转身下床去了卫生间。我也下了床,蹑手蹑脚走到儿子房间的门口,轻轻推开门,看到儿子已经熟睡的面孔,微微笑了笑,带上门回到了自己的床上。又是一个香沉沉的睡眠!早上一觉醒来,开始了忙碌的一天,看到妻子有了些神采的面孔,我的心里也少了许多近年来的阴壑。从此后,我又多了一项主动加在自己身上的工作——上网聊天。来到办公室,第一项工作不再是沏茶,而是打开电脑上网。如约,我又和A君在QQ上相遇了,今天的我们像老朋友一般互致问候,他问我昨天晚上商量的如何,我说OK了,他很高兴,我们相约晚上两对夫妻一起通个电话。啊!心情真是舒畅,感觉工作也轻松了许多。

  下午,我端着茶杯,靠在办公室的窗户上,望着脚下川流不息的车流和忙忙碌碌的人群,若有所思了。你说这人吧,怎么就这么奇怪呢?人有欲望,可是这欲望什么时候就是个头呢?从来都是衣着整齐,人五人六的,内心深处怎么又是那么的光怪陆离,不可告人呢?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呢?是激情?是刺激?还是满足?可是满足了之后呢?还会有什么?会不会有危险?会不会有染病?会不会妻离子散……?不敢想,我不敢再往下想了。脚下的芸芸众生呀,你们是怎么想的?你们是怎么生活的?是不是也和我一样,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呢?一下班,我依旧匆匆忙忙赶回了家,我的心里有事。同样,也想赶紧把和A君聊的结果告诉她,希望她也能接受我所做的承诺。胡乱的吃了晚饭,利用在厨房洗碗的机会,我迅速而又简单的把白天上班时和A君聊的结果告诉了妻子,并告诉她,A君夫妇想和我们一起通个电话。妻子一边洗着碗,一边听着我的叙述,最后自己低着头有些嗤嗤的笑了。我此时已经明白了,不用等她回答了,我已经有了结果。干完家务,安排好孩子学习,我拉过妻子的手,说道:“走,咱们溜会弯儿去吧!”,妻子什么话也没说,拿起放在茶几上我的手机,挽着我的胳膊出门了。初夏,和煦的暖风夹杂着各种植物淡淡的清香吹拂着我们的面庞,是那么的温馨舒适。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相挽着手一起散步了,心中不免有些怅然。岁月的流逝,已经让我们感到了青春不再,过去一些点滴琐碎的记忆慢慢在心中升腾。我们并没有立即给A君夫妇打电话,先是一起挽着胳膊走在小区的道路上,认真而又坦诚地探讨着。“你想好了吗?”妻子认真的问道,“想过了,但是要说是否就想好了,还不敢说,很想体验一下那种新奇而又刺激的感觉。我们过去太多注意生活的实际内容,而轻视了精神上的感受了。像我们这样年纪的人,好像已经经历了很多,但是从来都没重视过自己。”我也同样认真地答道。“那你准备好了吗?”妻子接着问到,我略加思索的回答:“这两天我仔细想过了,如果双方都能够以诚相待的话,我想我还是能够接受的,我确实很想试试,你呢?你怎么想?”,“我,我还说不好,试试我不反对,可是我怕到时我会不好意思的,怕你接受不了。”,我微笑着对妻子说:“从心里上说,对于这件事本身我倒没有什么顾虑,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?只要你能够愿意,我没什么问题。”妻子同样对我报以微笑,说道:“我也是想试试,但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”,我依旧保持着微笑回答:“呵呵,别想那么多,就当是我们玩的一种激情游戏吧!”,妻子有些扭捏,抱紧我的胳膊轻声说:“我就是不好意思么!和陌生的男人做那事,总不会无所顾忌吧?”。听她说完,我仰起了头,不知道为什么,露出了一脸坏坏的满足的笑容……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晚上八点多钟了,我说:“给他们打电话吧!”,“好吧”妻子很干脆的回答,她拿出手机递给了我。

  我接过手机,心里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,动作有些慌乱。我知道从这一刻起,我们即将打开一扇对我们来说那么有诱惑力的大门,我们就要进入那扇门,探知门后的世界;我们也将在那个世界里蜕变,蜕变成什么呢?我现在还不知道,也许是浴火方能重生吧。拨通了A君的电话,他们很快就接了,好像早就在等着了。“喂?是A君吗?你好!”,“是我,你是秦俑吧?你们好!”我们互致问候,“你们都在吗?”A君首先问道,“我们都在!”我回答。突然之间,我一时语塞,虽然面对电脑我能潇洒的对答,可此时对着电话听筒我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沉默了好一会儿,我感觉对方也在等着,具体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等待着,我说不清楚。“你们商量好了吗?”良久,A君首先打破沉默,“嗯,商量好了!”我以肯定的口吻回答,“那你先和我老婆聊聊吧!”我听到A君把电话转给了他的妻子。此时的我立即觉得一股燥热从心里涌动,逐渐向大脑扩散,脸也发烫了,原先想好的种种问题和说辞,全都忘得一干二净。我胡言乱语般的问了问一些毫不相干的话题。妻子一直紧紧抱着我的胳膊,把头贴近我的耳朵,企图清楚地听清话机那头任何的声音。我真的是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,问什么好了,感觉电话那头,A君的妻子十分沉稳而又老练的聊着。妻子捅了捅我,示意她要说两句,我随即说道:“让我老婆和你聊聊吧!”,“好呀!”对方沉稳的回答。我把电话交给了妻子,妻子接过电话,兴奋的和对方攀谈起来。真没想到,一向对陌生人,少言寡语的她,竟然如此的善言。她和对方夫妻俩人一刻不停的轮流交谈了半个多小时。其间,她把我们对此事的想法,我们的顾虑以及对性事的要求原原本本地说了个遍,听得我都有些面红耳赤了。我愕然的看着她,她时不时的在说话的同时冲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感觉他们已经聊得差不多的时候,我打断了他们的聊天。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接过电话,慢慢说道:“你们感觉怎么样?”,电话那头A君有些高兴的说:“对你们感觉不错,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?来我们家坐坐,咱们见个面吧,如果双方都没有什么反感的话,咱们玩玩?”“好啊!我们回去商量一下,毕竟我们还是第一次尝试,我们需要沟通!”我十分诚恳的回答。“那好吧!等你们的回音了,再见!”“拜拜!”第一次!我们平生第一次那令人激动而又慌张的通话就这样结束了。过后,感觉有些神秘而且温馨,略微带着一点甜丝丝的味道,让人不免有些回味。打完电话,我们嬉笑着,回了家。安顿好儿子睡觉,洗漱完毕,我们也匆匆的上了床。往常有些沉闷的睡前,如今活跃了许多。半靠在床上,我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感觉如何?”,妻子只顾笑,没有回答,“到底如何?”我又问道。

  妻子还是笑着,过了有一会儿,妻子才问道:“你真想知道我的想法?”,“废话,我当然想知道”,对于妻子不明不暗的表态,我显得有些毛毛躁躁。妻子微笑着说:“他们俩人给我的感觉还行,不像是什么坏人!但是,要和他们一起玩,我感觉不行!”,“什么,什么?不行是什么意思?你说说!”我此时感觉兜头一盆凉水把我身体上刚刚燃起的熊熊火焰,瞬间就给浇灭了。我脑袋有些懵了,一片空白。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难道我几天来辛辛苦苦换来的成果,就这样被她轻松的一句话给瓦解了?难道刚刚就要打开的希望的大门就要被如此迅速的关闭?不行!不行!我得要她说明白了,“他们不是挺好的吗?你说说,为什么不行?”我清理了一下纷乱的思绪问道,“我也不知道,说不清楚,就是感觉不行,感觉你明白吗?那种感觉没有!”妻子笑着,我又一次无话可说了,一种颓丧的情绪油然而生,我无力的躺在了床上,望着天花板,叹了口气。妻子看到我有些黯然的样子,竟然嘿嘿的笑了。我斜着眼看着妻子那有点幸灾乐祸的笑容,有些愤愤然了。我说道:“你不是在耍我呢吧?嘴上说行,其实心里并不愿意!”,妻子又笑了,显得有些开心,她说:“没有,没有,真的没有!我就是感觉不行,你可以再找,兴许别人就行!真的,你再找找!”,我有些悻悻的看着她,心中想道:再找?你说得容易,哪就那么好找呀!虽然心里有些不满,但是转念一想,毕竟这事需要俩人都要愿意才行,不好强迫的。我们又聊了一会其它的琐碎事情,就纷纷进入了梦乡。第一次,让人如此向往的近距离接触就这样无疾而终了,多少带着一些遗憾和失望成为了一种过去。我那曾经兴奋而且火热的心渐渐趋于平静,这算不算是一种经历一种成熟呢?虽然,我们已经年近不惑,也经历了一些风雨,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们还是像个蹒跚学步的婴儿,一切仿佛才刚刚开始。一天一天周而复始,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过去,平淡而无奇。唯一不同的是,我依然在网络中搜寻着,等待着,期待着一种新奇而又充满激情的经历能够早日到来。在这些日子当中,我们的夫妻生活显得有些改善,尤其是当我们俩人谈及对夫妻交换的想法和过程的时候,总是以一场激烈的床第大战作为结束。我们好像是在慢慢积累着什么,当积累到一定能量的时候,一旦遇到适宜的环境,它就要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,我已经明显地感觉到我们已经跃跃欲试了自从和A君夫妇的短暂而又新奇的接触后,我在网络上也显得沉稳了很多,偶尔A君主动给我打电话联系,希望能够进一步的发展,但我都婉言谢绝了,说实话,直到如今我还是不知道妻子那天为什么说“没有感觉”,每当我问其此事,妻子总是笑笑,始终没有明确的答复。女人呀,就是这样,有时让人捉摸不透。后来,经过我的不懈努力和认真的筛选,我们又先后认识了B君和C君夫妇,和他们并没有像和A君那样,先视频然后通话。基本上是聊得感觉差不多了,然后相约直接见面的,地点选在了茶馆一起喝茶。

[ 此帖被爱天神在2014-12-15 23:11重新编辑 ]